麻豆传媒的女主角

莫少芝说的十分深情又真诚,让白轻盈好一阵恍惚,片刻才反应过来,满脸荣幸道:“莫兄,你如此说……真心让我白轻盈很是感动!”

说着,他抬起手搭在莫少芝的肩膀上,眼中似乎含着晶莹,十分恳切道:“好兄弟!这辈子真高兴认识你!”

莫少芝抿嘴一笑:“我也是!”

两人煽情了一番,继续奋力驾马前行,很快他们来到一处密树丛中。大树巍峨耸立,遮天蔽日,却并未看到任何寺庙的出现。

半晌,白轻盈站起来,四下张望:“我们方向走的没错啊,应该就是这里了。可是为什么还是没有看到寺庙的踪迹?”

小狸猫和衣美也从马车里出来,两人纷纷向四周看去。

小狸猫摸着旁边的苍树道:“这树看起来都有些年岁了,这里是什么地方啊,看不出哪里有寺庙呢!”

莫少芝思忖片刻道:“这寺庙建的如此隐蔽,想来怕是不希望外来人打扰了,既然如此我们就不找了,还是继续找回去的路吧。”

衣美蹙眉:“可是现在没有寺庙做标记,我们如何确定哪里才是回去路的方向呢。”

白轻盈走了几步,一本正经道:“衣美妹妹说的对啊,莫兄,我们还是得确定寺庙的位置,因为现在地图上只能看到寺庙的方位。”

小狸猫顺手递过来手里的果子:“这是之前买的,可甜了,你俩尝尝。”

白轻盈拿了往嘴里一送:“嗯,果然甜!再给我几个!”

少女姚姚

莫少芝接过,他看着手里的果子,有些迟疑:“这就是给你们指路的那个老人家卖的?”

小狸猫点点头:“嗯,就是她告诉我们和尚往这里走了。”

莫少芝顿生怀疑的说着:“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,怎么会有个老人家,在那荒无人烟的地方卖这果子?”

白轻盈一听他话的意思,心中有了些猜测:“难道她在那里,就是故意引我们过来的?”

小狸猫一惊:“啊?不会吧!那她引我们过来的目的是什么呢?”

莫少芝目光如炬:“具体是什么我也无法断定。刚刚我们的确是听到了寺庙的钟声,说明这附近是一定有寺庙的,这点她没骗我们……”

衣美猜测:“那她的目的会不会就是让我们进寺庙呢!”

四人都陷入了迷茫之中。

半晌,莫少芝道:“既然我们的目的都是找到寺庙,那我们不妨就找找,看看这寺庙到底有何玄机。”

“好!”

随即莫少芝道:“这样,我们分头行动。白兄,你带着小狸猫去那边看看,我和衣美去这边,一刻钟后,我们原地汇合。”

白轻盈点点头:“那你们注意安!”

很快,四人分成两队分头行动,在茂密的森林里穿梭寻找。

小狸猫边走边问:“白轻盈,你离开京城之前为何不去跟钟伶告个别啊?”

白轻盈一怔,随即打趣:“你这小猫头,突然问这个干嘛?”

小狸猫道:“就是奇怪嘛!按理说,你应该去的,钟伶一定是在等着你的。”

白轻盈脸上顿时涌上了一阵晦涩,他停下来,掏出别在腰间的酒壶,仰头猛然灌入一口:是啊,钟伶一定是在等着自己的……为何不去见见他!不!不能见!自己没那份勇气的,看到钟伶的脸,怕自己难以自持……

半晌,沉声道:“你这小丫头废话真多!早知道我跟衣美一队了,让你去烦莫少芝了!”

小狸猫做了个鬼脸:“莫哥哥才不会嫌我烦呢!”

白轻盈讪讪而笑:“也是,莫兄的耳朵还是磨习惯了吧,从小七个妹妹在身边呢!”

小狸猫朗声道:“白轻盈!你还惦记他们家的七仙女呢!”

白轻盈趁机转了话题:“对啊,一直都惦记呢!上次去莫家庄,连门都没进去,七个仙女连面都没见到,唉!好大的一个遗憾呢!”

衣美和莫少芝并肩走着。

衣美有着不解问:“一般的寺庙不都是要供奉香火,吸引香客嘛,为何这家寺庙做的如此隐蔽呢?就怕让人找到的感觉!”

莫少芝缓声道:“不是所有的寺庙都是对外开放的,有些修行之人,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,他们觉得这样超尘脱俗的生活才是真正的修行。”

衣美道: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。”

半晌,衣美又问:“你说大姐跟那个和尚走的那么近,会不会她也有出家的想法吧?”

衣美的一番话让莫少芝瞬间石化,这个想法他从来没有涉及过,甚至连想都没想过,但是衣美说出来后,他突然意识到,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,不然高蓝怎么会跟着和尚一起出来游历……

半晌,莫少芝面色恐慌:“不……不会吧?这……”

衣美看出了他的惊慌失措,于是连忙安抚道:“我就是乱说的,莫哥哥你别当真,好好地大姐怎么会出家呢!”

莫少芝这才微微收敛面容,归于平静,他舒了一口气道:“你说的也不是没有可能,所以我们得快点找到她!”

衣美点头:“嗯!”

又继续走了几步,衣美突然指着前面道:“莫哥哥,前面!前面有寺庙!”

莫少芝连忙随着她目光看去,果然透过树木缝隙,远远的见到巨石垒起来的石门,掩映在草木间,于是道了一声:“终于找到了!”

衣美开心道:“莫哥哥,你在此候着,我去找白哥哥和小狸猫。”

莫少芝点点头:“那你小心点!”

衣美认真道:“好。我很快回来!”

衣美回到马车附近,没有见到他们的影子,于是手指一勾放在嘴边,吹起口哨。

小狸猫一听,连忙拉住白轻盈:“是衣美!她在叫我们了!”

白轻盈诧异道:“他们这么快找到了?”

随即跟小狸猫一起快速返回,不一会就在马车旁见到了衣美。

小狸猫没见到莫少芝的影子,便问:“莫哥哥呢?”

衣美开心道:“我们找到了寺庙的入口了,莫哥哥让我回来找你们,他还在那边候着。”

五百零四章 人生选择

小狸猫道:“好,那我们赶紧去吧!”

不多时,三人就找到了莫少芝,见他蹲在旁边的树丛里。

莫少芝招呼他们过去,道:“现在我们找到了寺庙的位置,应该也可以确定了我们该走的方向了,几位,你们是想现在离开呢,还是——”

“都到门口了,怎么着也得进去瞧瞧啊!”白轻盈径直道。

莫少芝又看了看小狸猫和衣美。

小狸猫笑道:“白轻盈说的对啊,好歹看看个究竟嘛,也不差这一会儿了!”

衣美点头:“我听你们的!”

莫少芝这才道:“那好,我们就进去瞧瞧。”

四人朝寺庙入口走去。

上了几层台阶,便走到一块平台之上。

面前左右分别出现了两个石门。一个上面写着生门,一个写着死门。

白轻盈狐疑:“这里面是寺庙嘛?还生门死门!花里胡哨的一看就不是正经寺庙!”

小狸猫也奇怪:“是啊,第一次见找不到门的寺庙,进去还得面临生死抉择?!”

莫少芝沉思片刻:“或许里面人的意思是劝说外面人,若没有很大的必要,不要进入!”

衣美有着犹豫:“那我们应该是没有很大必要进去了吧!”

莫少芝微微一笑:“人无时无刻不在做选择题,就像我们走到岔路口要做选择一样。而现在,是有三个选择在我们面前,两个就是面前的生和死门,还有一个就是我们身后的路,我们可以选择回头离开,这都是一种选择。”

莫少芝说完,转向白轻盈道:“白兄,你如何选?”

白轻盈饶有兴致,手指捏着下巴:“本公子活得风流倜傥的,死多晦气,当然选择生咯!”

小狸猫一口道:“我也选择生门!”

衣美有着犹豫:“要么我就在门口留守,万一有什么事,也好接应你们。”

莫少芝想了想,随即道:“也好,衣美妹妹要多加小心。”

于是三人走到生门的入口,拉了一下上面的门环。不多时,旁边缓缓出来一个石桌。三人甚是好奇的围过去。

“这上面有一盘棋局!”小狸猫说着。

白轻盈看了一会:“还是没有下完的棋局。”

莫少芝微微笑着:“看来,这就是我们进入生门的第一关了。白兄,这棋局,你来破吧。”

“这棋局不难,”白轻盈说着拿起旁边的棋子,淡定一落。

突然,衣美站在的地方有些微微抖动,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她便落入底下,随后那石头又很快合起来。

三人连忙跑过去,却如何都打不开那石头。

小狸猫紧张道:“这可如何是好?”

白轻盈不解:“莫兄,这是什么路数?”

还没等莫少芝说话,他们刚刚站的生门那里发出“哄——”一声,石门打开了。

莫少芝会意:“想来还是刚刚我说的做选择,我们选择了生,而是过了关,没选择生的,自然就是……”

“啊?”小狸猫顿时慌张,“那衣美她!”

莫少芝面色收紧:“我们得赶紧往里面走,才有可能救出衣美。”

随即他们快速穿过了生门。

面前的一切却是让他们三个眼前一黑。

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堵墙,上面画着栩栩如生的飞天类似的壁画。

白轻盈在上面摸了半天,回来摇头:“都没有空的地方!”

莫少芝盯着墙壁上的画,静静看了半天,过了一会,他突然目光一闪,盯着画卷左上角的一朵花发愣。

很快,他嘴角上扬:“找到了!”

小狸猫一听忙跑过去:“在哪?”

莫少芝猛然向上一腾起,手摸到那朵花的一片花瓣,随即往里一按,待他落回地面,那石壁缓缓往一侧移开。

小狸猫欢呼:“哇!还真是!”

白轻盈惊讶:“莫兄,你是如何发现这机关所在的?”

莫少芝微微一笑:“这是悦薇花,只有三瓣的,他却多此一举,画了四瓣……”

白轻盈挑眉:“果然是莫少芝!心细如麻……”

石壁后面,向上出现了漫长的台阶。

三人站在台阶下面仰望:“这么多台阶……”

白轻盈蹙眉:“这寺庙幺蛾子真多,快比得上你的玄空阁了!”

莫少芝无奈摇头:“白兄是对我的玄空阁颇有怨言啊,看来找机会改善一番了!”

“改改改!一定得改!那么多台阶,累都累死了!”白轻盈忙不迭道。

他们说话间,差不多走了一半的台阶了,渐渐的看到了上面的状况。

梵宇层叠,掩映在一片翠峦之中。依山而上,规模不小。

他们继续拾阶而上,直到走完最后一层台阶,来到一处诺大的平台之上。

白轻盈连忙坐在地上:“不行了,不行了,先让我喘口气。”

小狸猫也瘫坐在一旁:“我也不行了!这是什么鬼地方!”

莫少芝喘息着,仰头看着面前巍峨壮观的大殿,上面悬挂着:大雄宝殿,的匾额。

“奇怪?怎么进来了,还是不见人的踪影,大白天的这诺大个寺庙有些瘆人啊。”白轻盈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,连忙起身四下看着。

小狸猫也起身道:“是啊,我说总感觉少了些什么,原来是少了和尚啊!”

莫少芝平复了呼吸:“我去里面看看。”

他缓缓走进大殿,这大殿里正中供奉着佛祖,周围的环境是一尘不染,莫少芝断定这里一定是有人的,不然,这周围的门窗都开着,怎么可能不落灰尘。

他燃了香,对着佛像虔诚拜了拜,随后将手里的香插好,便退了出去。

站在大殿前方的平台之上,视野无比开阔,仿若能一眼皆看天下之事……

莫少芝心想:这到底是什么情况,是一个别人设好的局,还是我们无意间闯进来的……他一时间没有任何头绪。

突然,他看到不远处的钟楼。

“就是那口钟发出的声音,引我们找来的!”莫少芝指着那里道。

白轻盈和小狸猫顺着他的方向看去。

“这里没人,那这钟又是如何响的呢?”白轻盈不解。

“只能说明这里有人!”莫少芝笃定道。

头像

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