盘她s直播最新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最佳兵王女婿最新章节!

“可以滚了!”

江浪如同赶苍蝇一般冲着冷羽摆手。

冷羽如蒙大赦,逃命一般跑掉了,带来的二十名高手也紧随其后溜之大吉。

“师父,靠撑腰,我才逃过一劫呀!”

江浪做出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,冲着孔婉儿说道。

孔婉儿对他的事情并不感兴趣,也没有打听具体情况,只是微微点头。

“对了,不要再叫我师父了。”孔婉儿道。

“那怎么好意思呢?所谓一日为师,终生为师!虽然咱们还没有一日呢,但我对的敬仰,已经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,又如黄河泛滥……”江浪道。

“行了!打住!”孔婉儿略带呵斥地说道:“别在我面前耍贱卖萌!”

“额,好吧,那咱们继续按摩!”

“去锁门!”

樱桃小嘴少女树林里清纯甜美写真

“门被他们踹坏了,要不咱们换个房间?”

“那就别锁了!反正如果有人进来,咱们就以师徒相称好了!”

“是!师父!”

孔婉儿心中微微一紧,刚说不让他叫师父了,一说师徒相称,这混蛋又叫师父!真是无耻到家了!

江浪搬着椅子坐在孔婉儿的旁边,“师父,把胳膊递给我吧。”

孔婉儿迟疑一下,将手臂递了过来。

她上身穿着一袭白色短袖,细滑的手臂,水嫩中透露着红晕。

江浪两手抓住她的手臂。

孔婉儿心里揪了一下,有种被占便宜的感觉,情不自禁地别过头去。

江浪为了掩饰自己的实力,并没有动用内劲,只是挑着她手臂上的重要穴位和经脉的位置进行按摩。

孔婉儿已经体会到手臂上传来的异样感觉,就好像有热流经过,在血肉当中流转。

江浪的双手沿着她的手腕,一直按到了腋窝处,说道:“师父,如果的腋窝想脱毛的话,可以找我帮忙!”

刚说完话,他就再次被一股威压之气包围了,也听到了孔婉儿手指关节攥响的声音。

江浪紧忙闭嘴,继续小心翼翼地给她按摩。

就这么从手腕到腋窝,再从腋窝到手腕,反复按了二十多次。

孔婉儿感觉到整条手臂,与没按过的那条有些不一样了,感觉更加灵活,也多了一些力量感。

江浪道:“这一次按摩,只能暂时激发肌肉的韧性,要想稳固,需要做十次左右的按摩和针灸。”

孔婉儿点点头,主动伸出了另一条胳膊。

按摩完了手臂,再进行针灸,整个过程持续了半个小时。

江浪把银针收回,“接下来,该腿了。”

孔婉儿看了看时间,“太晚了!下次吧!”

她并不是嫌晚了,而是没有心理准备。

胳膊被对方抓来抓去的,她已经很不情愿了。

要是腿再被对方那么摆弄,这也太难为情了。

“也行,那就留个手机号,以后咱们电话联系。”江浪道。

“嗯,想收多少诊金?”

“师父!您说这话就太见外了!我是的徒弟,怎么可能还收的钱?”

“住口!我可没说收为徒!快说,多少钱?”

“不要钱!我就要做的徒弟!”

江浪拿出了死皮赖脸的精神,决定死缠烂打。

“……”孔婉儿还是第一次被人气得这么无语。

江浪继续道:“要是不答应我,我就……我就不帮提升武力了!”

孔婉儿犹豫了。

她最大的爱好,就是练武,而且也一直追求更深的境界,就她的身体素质而言,已经练到了瓶颈,很难再提升了,现在终于有一次提升的机会,她怎么可能不心动?

孔婉儿道:“拜我为师,是想跟我习武吗?”

“不是!”江浪道:“我想往京城发展,想让罩着我,有这样一位挂名的师父,也不会有人敢欺负我了!”

“这混蛋,说话倒是很直接,好,以后可以叫我师父,但是如果让我知道仗着我的名号在外面惹是生非,我第一个不会放过!”

“是!师父!干脆咱们行拜师礼吧!”

“不用了!我没那么多教条!时间不早了,我要回去了!”

“要不我送?”

“不用,我开车来的。”

“可是我没车,要不送我?”

“自己走回去!”

孔婉儿直接出门了。

“喂!师父!还没留的手机号呢!”

江浪追了上去,与孔婉儿互留了手机号,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呼!这下找到了一个牛逼的靠山!可以放心来这边儿发展了!

正要暗自庆幸,突然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。

孔婉儿这样的身份,绝不可能轻易收徒的!

就算有收他的打算,肯定也得查清他的底细!

我去!她什么都没问,这是想暗中调查我!

说不定她这是怀疑我有什么不轨企图,想要暂时稳住我,再将计就计啊!

算了,就算她要查我,在查清楚之前,我还可以仗着她的名号来充门面呢!

江浪回到白娇娇家里的时候,已经快半夜了,他来到白娇娇给他准备的房间,直接睡下。

第二天上午,在白娇娇家里吃了一顿早餐,突然接到了张英梅的电话。

“喂!江浪!我爸刚刚出了车祸,正在送往第一医院!能不能也过去一下?帮忙看看?”

“我这就过去!”

江浪立刻跟白娇娇借了一辆车,赶到第一医院!

张英梅的父亲张延广,已经被送进了抢救室,江浪在抢救室的门外见到了秦薇、张英梅母女俩。

这时,急救室的门打开了。

秦薇和张英梅立刻冲过去,一脸担心地询问情况。

刚刚走出来的大夫说道:“伤者头部遭到撞击,暂时还不清楚能不能醒来,身体伤的也很重,有一个玻璃片扎进了肺里,几乎紧贴着心脏,手术会有不小的风险,为了保险起见,我们几个专家得先探讨一下,再做手术。”

“不用探讨了!”江浪走上前来,“让我来手术!零风险!”

大夫愣了一下,厉声喝道:“病人情况危急,不要给我们添乱!”

“我相信他!”一个女人的声音,从过道里传来。

“何副院长!”大夫立刻冲女人打招呼。

何映红走到了江浪的面前,“做手术的时候,需要助手吗?我可以帮忙。”

头像

admin